> 地方概览
 > 疾控要闻
·关于受理2017年全省疾控免疫...
·关于我中心已停止办理预防性...
·采购钩体疫苗项目单一来源采...
·采购0.1ml注射器等项目公开招...
·江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关于...
·采购室内空气质量检测仪等设...
·江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关于...
最新文章
·青山湖区督导检查二级以上医...
·西湖区召开公共娱乐场所暗娼...
·南昌市举办第二届免疫规划知...
·南昌疾控中心与省胸科医院召...
·南昌市开展二级以上医疗机构...
·彭泽县疾控中心召开第二次药...
·彭泽县督导免疫规划疫苗接种...
 
健康报评出年度十大社会关注健康事件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17-01-03 11:05:24 已阅次数:0
 山东非法经营疫苗案引发政策变革
  第二类疫苗纳入省级集中招采
  ■事件回放:
  今年3月,经媒体报道,发生在2015年的一起特大非法经营疫苗案件刺激了国人的神经。2015年4月,山东省济南市公安局食品药品环境犯罪侦查支队会同食品药品监管局稽查支队,破获庞某、孙某(二人系母女)非法经营疫苗案。经查明,自2010年以来,庞某与其医学院校毕业的女儿孙某,从上线疫苗批发企业人员及其他非法经营者处非法购进25种儿童、成人用二类疫苗,未经严格冷链存储运输销往全国24个省市。此案中,庞某违法所得近5000万元。
  4月1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了山东济南非法经营疫苗系列案件调查处理情况汇报:各地已立刑事案件192起,刑事拘留202人。根据已查明情况,会议决定,依法依纪对国家食药监管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和山东等17个省(区、市)相关责任人予以问责,有关方面先行对357名公职人员等予以撤职、降级等处分。会议还通过了《国务院关于修改〈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的决定》。李克强明确表示,疫苗质量安全是不可触碰的“红线”。
  新修订的《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明确要求,严格疫苗流通管理,将自愿接种的第二类疫苗比照国家免疫规划用的第一类疫苗,全部纳入省级公共资源交易平台集中采购,不再允许药品批发企业经营疫苗,坚决制止通过借用资质和票据进行非法经营的“挂靠走票”等行为;要建立疫苗从生产到使用的全程追溯制度,强化储存、运输冷链要求,增设疾控机构、接种单位在接收环节索要温度监测记录的义务;要加大处罚及问责力度,对非法购销、未按规定储运疫苗等违法行为提高罚款金额,增设对责任人员的禁业处罚,并严格属地监管职责,增加地方政府及监管部门主要负责人引咎辞职的规定。
  不过,尽管新修改的《条例》将二类疫苗纳入省级集中招采,杜绝了疫苗在流通领域可能出现的问题,但随后却出现多地二类疫苗缺货,孩子打不上二类苗的窘况。要解决疫苗领域的问题,不是简单修改《条例》就能够得以根本解决的,如何理顺疾控部门、生产企业以及疫苗接种点的关系,仍有待相关配套措施的跟进出台。
  ■点评:
  这起触目惊心的案件不可避免地降低了公众对疫苗安全的信心,更糟糕的是,有媒体在报道中将此次事件与正常的疫苗不良反应勾连到一起,更加剧了公众的焦虑,引起了恐慌。可以说,山东济南非法经营疫苗系列案件既反应了监管责任不落实、监管力量不足和接种单位使用准入把关不严等漏洞,也反映了二类疫苗市场存在多渠道经营、基层疾控机构和接种单位保障政策落实不到位、现有法律法规对违法行为惩治力度不够等问题。
  疫苗安全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一再出现的疫苗安全事件动摇的是公众对于国家免疫规划的信心,最终伤害的是每一个人的健康安全。我们应该看到,预防接种是防控传染病的重要措施,也是贯彻“预防为主”方针的重要内容。我国的免疫规划有着较高的接种率,相应疾病的发病率也降到了很低的水平,这是几代人通过不懈努力换来公众信任的结果。疫苗生产经营企业、监管部门、使用单位、社会媒体,每一方都应该珍视这来之不易的成果,整个疫苗的生产、流通、使用和监管环节更是要建立起一个统一权威的药品监管体制机制,才能不辜负公众的信任。
  魏则西事件揭开医疗信息搜索黑幕
  虚假医疗宣传监管亟须补位
  ■事件回放:
  今年4月12日,罹患滑膜肉瘤的21岁大学生魏则西去世了,他的父亲在知乎留言说:“则西今天早上八点十七分去世,我和他妈妈谢谢广大知友对则西的关爱,希望大家关爱生命,热爱生活。”
  滑膜肉瘤是一种罕见的恶性肿瘤,目前尚无有效治疗手段。魏则西是家中独子,父母倾尽全力,辗转北京、上海、天津、广州各大肿瘤医院,得到的都是坏消息。后来,魏则西通过百度搜索,看到了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所谓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于是,一家人来到这家医院寻求希望,该院李主任对魏则西父母说:“保20年没问题。病很重,能治好,得花钱。”
  一家人找亲戚朋友借钱,前后总共花了20多万元尝试了这种“免疫疗法”,结果魏则西的病情仍旧迅速恶化,李主任当初承诺的20年,此时变成了不可知的“概率”,最后魏则西还是走了。
  国家网信办5月2日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和北京市有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调查取证。调查组认为,百度搜索相关关键词竞价排名结果客观上对魏则西选择就医产生了影响,百度竞价排名机制存在付费竞价权重过高、商业推广标识不清等问题,影响了搜索结果的公正性和客观性,容易误导网民,必须立即整改。
  次日,国家卫生计生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进驻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进行调查。调查认为,武警二院存在科室违规合作,发布虚假信息和医疗广告误导患者和公众,聘用的李志亮等人行为恶劣等问题。调查组责成武警二院及其主管部门采取措施立即整改。北京市卫生计生委有关负责人也在当日表示,公立医院科室不能对外承包经营,如果发现地方医疗机构存在科室外包行为,该市将严肃查处。
  ■点评:
  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人死亡,而魏则西的离去,对于他的家人来说,莫大的悲痛是在遇到病痛的时候还遇到骗子,在雪上加霜之后,落得人财两空。
  魏则西的遭遇在网络上迅速发酵,有评论说:“百度控制着普通人接触信息时代的入口,却把路标指向邪恶欺骗的世界。”其实,在魏则西的悲剧中,需要被问责的绝不仅仅是百度一家,相关医院及监管部门等都应该扪心自问。这个链条上的所有环节都存在着罪恶的因子,正因为相关法规缺失,有效监督缺乏等一系列漏洞的存在,才会最终让骗子医院得手。悲剧的发生,绝非有关部门用一句“资质齐全”搪塞,就可以免责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事件中,涉事医院夸大了“生物免疫治疗技术”的疗效,但就此将这类技术视为无效治疗手段的说法,也有失偏颇。当务之急,是尽快建立起客观的实验室评价体系和基础诊疗体系,加强监管,整肃生物免疫治疗的临床应用乱象。
  魏则西的遭遇令人同情,但老百姓也应该意识到,医学不是万能的,不是所有的疾病都能被治愈的。如果我们每个人不能对医疗和健康知识有基本的认知,如果那些作恶的信息提供商不能被有效监管,如果那些骗人的医疗机构没有得到法律严惩,还会有更多的魏则西出现。
  东北女子“一声吼”视频热传
  杜绝号贩子还需“组合拳”
  ■事件回放:
  2016年春节前,一段“东北女子在北京看病怒斥号贩子”的视频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一女子在医院大厅声嘶力竭地怒斥号贩子将300元的号炒到4500元,医院与号贩子里应外合,害得她从外地赶来排了一天队都没挂上号。不少网友为该女子点赞,一股针对号贩子的全民怒火烧起,医院周边的黄牛党一时人人喊打。
  稍后,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对此事进行回应称:该委对依法打击号贩子的态度是明确的,对号贩子现象,尤其是医疗机构内部个别不法人员内外勾结的行为,始终采取零容忍。北京警方负责人表示,将继续与卫生计生等部门密切协作,对号贩子等违法行为组织开展专项打击整治行动,全力为群众营造和谐、安定的就诊环境。
  春节过后,一些媒体关于号贩子又“上班”了的报道,将公众对于号贩子的关注从节前延续到了节后。北京市卫生计生委紧急在其官方网站通报了该市打击号贩子的最新布局。北京市多家三级医院也纷纷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挂出了相应的治理举措。
  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我首先要感谢那位姑娘,姑娘一声吼,推动了对这个老大难问题的解决。这个老大难问题看着是号贩子猖獗,其实深层还是一个结构性矛盾问题。”李斌表示,解决号贩子的问题一定要打“组合拳”,一方面会同公安等部门开展严厉整治、综合整治,保持高压态势;同时要加快信息联网,真正做到实名制就诊。
  时至年底,尽管各方付出了积极努力,但中央电视台的一则新闻报道显示,北京市各大医院周边的号贩子不但活跃依旧,而且还出现了和号贩子相互勾结,贩卖假住院票据,套取基本医保基金的票贩子。《健康报》记者在调查采访中也发现,尽管媒体一再报道,要找号贩子、票贩子一点也不难,他们还是没有销声匿迹。
  ■点评:
  医疗资源的稀缺衍生出了号贩子猖獗等“次生灾害”,让本就不顺的看病路再添几多坎坷,患者对此深恶痛绝。然而,治理号贩子多年,收效却不明显,运动式打击号贩子如潮水来去,始终没有根除此痼疾。
  一些观点认为,当看病难问题没有得到根本缓解时,根治号贩子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号贩子,照样有人挂不到号,号贩子的介入,最多是破坏了先来后到的秩序。因此,增加优质医疗资源供给,才能根治号贩子。有些人甚至认为,票贩子给稀缺的优质医疗资源一个“合理”的市场定价,客观上是医疗行为价值的回归。
  我们应该看到,在优质医疗资源本就紧张的情况下,号贩子通过倒卖号源,榨取的是广大患者宝贵的医疗费用,损害的是医务界的名声。而比号贩子更为恶劣的是通过伪造票据,骗取宝贵医保资金的票贩子,他们的行为最终伤害的是每一个人的医保利益,动摇的是基本医保大厦的根基。
  要取缔号贩子和票贩子,当务之急是重新审视医生的劳动价值并给予合理的回报,建立起符合医疗行业特色的薪酬制度。而要保证医保基金的安全,最根本的办法就是尽快实现医保信息平台的全国联网。而如何有效、尽快地推进这些举措,也正是如今身处深水区医改的核心所在、重点所在、肯綮所在。
  医学科研成果屡被误读
  做靠谱的健康科普任重道远
  ■事件回放:
  今年9月,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有关专家一项名为“靶向肿瘤内乳酸阴离子和氢离子的动脉插管化疗栓塞术”的研究成果,在国际权威学术期刊发表之后,被国内媒体广为报道。其中,很多媒体采用“用小苏打‘饿死’癌细胞”等简单、通俗的标题,使得这一复杂的医疗技术迅速进入公众视野,并引起极大轰动。
  寻常小苏打一夜之间成了炙手可热的抗癌明星。浙医二院不断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咨询电话,从事相关研究医生的门诊人满为患。还有网友爆料,在山东某医院,甚至有癌症患者直接要求医生为他输入小苏打进行治疗。“喝苏打水能防癌”的说法更是甚嚣尘上,俨然有了“科学依据”。
  对此,有关专家及时回应和澄清:小苏打只是复杂治疗过程的一个环节,而喝苏打水与此毫无关系;研究尚是小规模,针对病种也很有限,其安全性和有效性还需要大样本的随机对照研究加以验证。
  两个月后,另一篇国外学者的医学科研论文又引爆舆论。瑞典哥德堡大学抗生素耐药性研究中心拉尔森教授等人在《微生物》期刊上发表《人、动物和环境耐药基因组的结构与多样性》一文。有国内媒体报道称,该研究表明,北京雾霾中发现耐药菌,相比他国样本,北京雾霾中含有“世界最多种类的抗生素耐药基因”,且北京雾霾是唯一“含有碳青霉烯类抗生素耐药基因”的样本,由于碳青霉烯类抗生素被广泛用于治疗重大疾病,因此被称为“可最后求助的抗生素”。媒体由此称,这意味着对抗抗生素耐药或将失去最后一根稻草,引起公众极大担忧甚至恐慌。
  对此,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家表示,耐药基因和耐药菌是不同概念,耐药菌以及对碳青霉烯类抗生素天然耐药的细菌,一直存在于空气、水、土壤中,与雾霾无必然因果关系,公众不必恐慌。拉尔森本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只有同时满足3个条件,耐药基因才令人担忧:一是具有耐药基因的耐药菌在空气中具有活性,二是这些细菌具有致病性,三是空气中这些细菌的密度足够高。
  这些科研成果在报道中被过度解读或曲解,引发公众对于靠谱科普的关注,希望得到正确的知识引导。
  ■点评:
  健康与每个人息息相关,对于医学科研的点滴进展,大家都非常关心。无独有偶,在本报去年评选的2015年社会关注的十大健康事件中,“‘红肉致癌’论引发全球关注,健康科普考验多方素养”也榜上有名。年复一年,科研结果屡被误读,让人倍感遗憾和压力。
  医学科研的点滴突破都殊为不易,值得媒体和公众关注和鼓励。但当专业性极强的医学科研成果通过大众媒体传播时,为吸引眼球而片面、简单地对成果进行解读则可能事与愿违。医学科普宣传需要深入浅出、通俗易懂,便于公众理解,但过分夸大研究的价值和影响力,可能过犹不及。同时,公众需要不断提高科学素养,对医学研究进展和技术进步等有理性认识。医务界也需要及时发声答疑解惑,各方协力方可走出误区和困境。
  罗尔事件暴露互联网慈善灰色地带
  善良不该被消费
  ■事件回放:
  “要是你不乖乖回家,就算你是天使,就算你跑进天堂,有一天我们在天堂见了面,爸爸也不理你!”今年11月25日,一篇名为《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刷爆了微信朋友圈。该文出自深圳某杂志社主编罗尔之手。
  今年9月8日,罗尔5岁的女儿罗一笑被查出患有白血病,随后他持续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发表文章,不仅公布了女儿罹患白血病的事实,还记录了一家人与白血病战斗的历程。他描述了当下的困境,如收入4000余元,每天有万余元的医疗花费等。
  尽管文中未提筹款,但众多善良的人通过微信“打赏”给文中提及的白血病患儿筹集治疗费用,仅《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就获得了252万元的“打赏”。同时,为新金融机构提供服务的第三方机构深圳市小铜人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在另一个微信公众号“P2P观察”上推出相关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也掀起微信转发风暴,获得“打赏”资金10万多元。
  然而,很快,越来越多的信息被披露出来:罗尔拥有3套住房和1家公司,且女儿有完备的医疗保险,治疗费用对这个家庭来说并非“不能承受之重”。深圳市儿童医院公布的孩子3次住院实际自负治疗费用为3万多元。
  但罗尔在文章中并未提及存款和房产,更没有说孩子治疗费用绝大部分可以医保支付。众多捐助者感到自己的善心被利用,剧情在一日之内迅速反转。大家开始在网络上愤怒地发声,斥责罗尔和小铜人在进行着一场“带血的营销”,罗尔本人从一位“救女慈父”变成了“诈捐骗子”。
  12月1日,罗尔发出声明称,260余万元捐款将全部捐出。腾讯微信平台在声明中称,将在12月3日24时前把这些打赏资金原路退回至用户零钱包。12月24日,深圳市儿童医院通报称,早上6时,罗一笑因患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合并严重并发症导致多脏器功能衰竭,经抢救无效去世。家属自愿捐献其遗体供医学院日后教学使用。
  ■点评:
  随着互联网金融的蓬勃发展,以个人名义发起的互联网筹款项目越来越多,其中以大病患者的名义,通过各种平台发起的网络求助,因信息难以详细核实、真假难辨,一直备受质疑,如怎样确定患者病情的真实性、筹款目标金额的合理性,筹款结束后资金使用该如何监管等。
  一度被寄予厚望的《慈善法》今年9月出台,但互联网慈善和个人求助并不属于《慈善法》的适用范围。也有专家表示,在微信公众号里打赏的行为属于个人对个人的赠与,不算是捐赠。若无正当理由,赠与是不能随意撤销的。所以针对个人求助者的赠与,以及可能发生的风险,捐赠人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谨慎行事。
  罗尔事件再次警示,互联网的社交平台筹款仍是灰色地带。现实情况是,微信公众号等社交平台都能实现求助和筹款功能,相关的监管和审核却没能到位。如何保证公众的善心不被利用,需要政府部门和社会组织尽快培育相关制度和环境,让互联网为社会善心留出一个“规范接口”。毕竟,人们的善良不该被消费。
  各地校园频现“毒跑道”
  “国家标准”要与时俱进
  ■事件回放:
  今年5月,北京、成都、沈阳等地相继曝出校园“毒跑道”事件。据媒体不完全统计,校园“毒跑道”问题早有端倪,仅2015年就波及江苏、广东、上海、浙江、江西、河南等6省(市)的15个城市,而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白云路分校的“毒跑道”事件无疑再次将这一问题推向风口浪尖。在该校使用新铺设的塑胶跑道后,很多学生出现眼角红肿、咳嗽、流鼻血等症状,家长怀疑与该校新铺设的塑胶跑道有关,要求学校立即拆除。
  除了“毒跑道”,还有“毒操场”。今年4月中旬,有媒体报道称,常州外国语学校自搬新址后,493名学生检出皮炎、白细胞减少等异常症状,个别查出淋巴癌、白血病等。经检测,该校区地下水、空气均检出污染物,而学校附近正在开挖的地块上曾是3家化工厂,专家称校区受到的污染与化工厂地块上污染物吻合。事件一经曝光,立刻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
  据悉,2004年起草的《合成材料跑道面层》(GB/T14833-2011)被大多数塑胶跑道施工建设从业者称为“国家标准”,其中的化学环保指标对建设材料中的有毒有害物质进行了限量要求。而国标并非强制性标准,仅是推荐性标准。
  在国内,甲苯二异氰酸酯(TDI)型聚氨酯跑道是塑胶跑道的“主力军”。在TDI型聚氨酯跑道的疑似毒性成分中,未反应完全的游离态TDI单体对眼睛和呼吸道具有严重的刺激作用,可能引起呼吸道炎症。但无论是适用于室外的现行《环境空气质量标准》还是《室内空气质量标准》,对游离TDI的浓度都没有规定。因此,即使对学校教室和跑道上方的空气采样检验“合格”,也不能说明这些区域内的空气安全无毒。另一方面,我国《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只包含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可吸入颗粒物等10项空气中最常见污染物标准,涉及有机化合物污染的只有颗粒态苯并芘浓度一项。如果其他有毒有害的挥发性有机污染物进入环境空气造成污染,并无标准可依。
  事件发生后,包括北京在内的多地陆续拆除了“毒跑道”,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也于11月发布了《中小学合成材料面层运动场地》标准的立项公示,并公开征求意见,公示的新国标增限了多种有害物质,并增加跑道设计、施工、环保和验收等内容,这意味着塑胶跑道标准滞后问题有望从制度上得到解决。
  ■点评:
  面对“毒跑道”,除了家长的愤怒、无奈以及忧虑外,更让人难以接受是很多“毒跑道”的检测结果“符合国家标准”,而这一看似荒谬的结论背后则凸显了我国有毒有害化学品环境管理立法的滞后和不足。
  除了相关标准的滞后,在这些事件中,更加让人触目惊心的是从招标、生产、施工,到监理、验收、监管,每个环节的“节节败退”,如果还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从事发源头、运行机制上进行全面预防和精确管控,不在标准制定、法规执行上赋予相关部门更多“适应性管理”权力,类似“毒跑道”的事件可能会一再上演。到时受损害的,将不仅仅是学生的健康,还有社会公众的安全感。因此,除了矫正建设理念,更新行业标准,“毒跑道”事件给我们更重要的警示是唤起相关方的责任意识与安全意识,真正做到各守其分,各尽其责。
  儿科医生荒和产科建档难凸显
  两孩政策考验医疗服务保障
  ■事件回放:
  2015年岁末、2016年年初,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岭南医院对外声明,由于急诊儿科医生人手不足,医院暂停急诊儿科服务,仅收治危重症患儿。随后,江苏省南京市一家医院曝出,因唯一的儿科医生生病,停诊数月。
  占北京市儿童门急诊人数近一半的北京儿童医院和首都儿研所,经常会出现这样的场景:哇哇大哭的孩子们让人心疼,焦急的家长在院外、候诊大厅里徘徊等待。
  儿科医生紧缺的情况多年来没有得到实质性缓解,在全面两孩政策背景下,儿科医生荒更加受到关注。《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公布的数据显示,近5年来,中国儿科医生总数从10.5万人下降到10万人,平均每1000名儿童只有0.43名儿科医生,这个比例远低于普通医患比。
  面对问题,国家卫生计生委、教育部等近期出台多项政策,包括在8所医学高等院校试点恢复儿科本科招生,增加研究生儿科专业招生数量,中央财政支持儿科医生转岗培训,要求分配向儿科医生倾斜等,力图破解儿科医生紧缺困境。
  除了儿科,大城市的产科也普遍面临巨大压力,北京、上海、广州、天津等地均迎来生育小高潮,在大城市大医院产科建档变得异常困难。
  9月27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召开视频会议,要求加强生育全程基本医疗保健服务。10月,国家卫生计生委等5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生育全程基本医疗保健服务的若干意见》,要求各地在摸清现有产科服务资源的基础上,调整存量,做优增量,补齐短板,提升能力,争取达到每千分娩量产科床位数17张。
  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马晓伟指出,做好生育全程基本医疗保健服务,要坚持政府主导,突出地方主体责任。要将母婴安全摆在卫生计生工作更加突出的位置,前移关口,加强生育前咨询与服务,强化妊娠风险评估管理,整合孕前保健、孕期保健、住院分娩、儿童保健等服务内容,打造系统、规范的一条龙服务链。
  ■点评:
  “两孩潮”的到来让长期没能解决的儿科医生荒和产科建档难的局面,变得更加局促、紧迫。
  全面两孩政策的利好勿用赘言,要让好政策落实好,医疗配套措施就不能拖后腿,一系列完善的产科服务,一名让父母能放心的儿科医生实在太重要了。因此,完善医疗保障,应是保证全面两孩政策落地的第一步。
  然而,要想做好生育全程基本医疗保健服务,就需要这些科室的好医生能够心甘情愿、踏踏实实地留在各自的岗位上。在医院里,儿科、产科都属于低收入、高风险的临床科室,医疗服务价格严重偏低,长期得不到应有的重视,直接导致这些科室对医务人员的吸引力不够,儿科、产科医师、助产士与护士配备不足。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就应协调制定有利于产科、儿科发展的相关政策,理顺服务价格,合理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引导医疗机构强化上述紧缺人员岗位配置,对医护人员在职称评定、薪酬分配等方面给予政策倾斜,改善待遇,并且尽快落地,只有这样,完善生育全程基本医疗保障才不是一句空话,保证全面两孩政策落地才有结实的抓手。
  伤医事件再度引发社会关注
  打击涉医犯罪法治气场变强大
  ■事件回放:
  今年5月5日傍晚,广东省人民医院口腔科主任医生陈仲伟在家中被一男子持刀重伤。砍人者之前找陈仲伟纠缠时,自称1991年找陈仲伟做过口腔手术,现牙齿变色要求赔偿。伤人者随后坠楼身亡。经过近两天连续抢救,陈仲伟医生终因伤势过重不幸辞世,享年60岁。
  除了陈仲伟事件外,今年以来,还有湖南省邵东县人民医院五官科医生王俊被患者家属殴打致死;因治疗效果不佳,患者李刚将河北省衡水市第四人民医院主治医生刘广跃杀害;山东莱钢医院36岁的儿科医生李宝华被患儿家属残忍杀害。这一系列惨案在国内医学界再度引起震动。
  面对伤医案件,6月,国家卫生计生委、中央综治办、公安部等9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严厉打击涉医违法犯罪专项行动方案》,要求从7月起,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1年的严厉打击涉医违法犯罪专项行动。要求公安机关选派优秀民警和辅警进驻医疗机构,必要时使用武器、警械,不得拖延、降格处理。要求人民检察院对伤医案件及时受理,快捕快诉,对有案不立、以罚代刑、重罪轻判等问题,依法监督纠正。人民法院应及时审判,各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应委托行业协会为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依法维权提供法律援助。
  10月3日,山东莱钢医院李宝华医生遭砍致死事件发生后,公安机关迅速出警到达现场,将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最高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厅启动重大敏感案件快速反应机制,及时与公安机关沟通,经侦查,于10月6日以犯罪嫌疑人陈建利涉嫌故意杀人罪报请钢城区人民检察院审查逮捕。
  10月2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关于全面履行检察职能为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提供有力司法保障的意见》,强调加大对涉医犯罪的打击力度,在同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最高检有关部门负责人强调,暴力伤医案件一律列为重大敏感案件。
  12月下旬闭幕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透露,国家卫生计生委目前正在会同国务院法制办修订起草预防与处理医疗纠纷的相关条例,通过立法手段遏制暴力伤医行为。
  ■点评:
  近年来,暴力伤医事件频发,已然成为社会一道难愈的伤疤。有些人在暴力伤害医护人员身心的同时,已经丧失了对生命最起码的敬畏。
  虽然目前个别地方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处置医闹的意识还有待加强,现场处置不力,依法惩处不到位,责任不明而花钱买平安等问题仍然存在,但可喜的是,面对伤医事件,多个相关部门已经达成共同打击的共识,并付诸行动。
  实践证明,处置涉医违法犯罪不能只靠严打,更重要的是要形成法治化、常态化机制,推进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长效机制建设。目前急需做的是,将近年来实践形成的“三调解一保险”“涉医问题抓早抓小”等一整套管理举措上升形成法律法规,对医疗纠纷堵疏结合,将暴力伤医纳入立法监管,真正把医患纠纷和涉医安全问题纳入法制轨道进行治理,让法治气场变得更加强大。
  “丢肾门”“纱布门”一再撩拨医患关系
  涉医失实报道何时休
  ■事件回放:
  今年5月5日,有媒体报道,曾在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接受治疗的患者刘永伟,被查出右侧肾脏“失踪”,在多家网媒的推波助澜下,当时的手术医生胡波迅速成了负面“网红”“偷肾”恶医。
  然而,事实是,2015年6月19日,刘永伟因车祸受伤治疗效果不佳转到该院,经多科专家会诊后,胡波等为其施行“经胸膈疝修补术、肋骨内固定术、肺纤维板剥脱术”;术中,胡波和泌尿外科专家发现患者膈肌断裂,原本应该位于腹腔内的肾脏被扯入胸腔,但并不具备切除肾脏的指征,于是将右肾还纳入腹腔。8月18日,患者出院。此后,患者先后到多家医院就诊,相关CT显示“右肾未见确切显示,请结合临床”,提示右肾可能出现移位、变形、萎缩。但患者误读为“丢肾”,要求徐医附院赔偿200万元。徐医附院调查后对右肾不能确切显影进行了解释,表示医院并无过错。刘永伟随后找到安徽合肥相关媒体,发出了上述失实报道《我的右肾去哪儿了》。5月10日,第三方医院鉴定认定患者右肾移位、变形、萎缩,胡波洗脱“偷肾”嫌疑。11月10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公开通报批评该事件首发媒体《新安晚报》发布虚假失实报道,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并对相关记者及责任人进行了处罚。
  无独有偶,今年10月29日,山东电视台生活频道《生活帮》节目播出一条新闻:山东省潍坊市妇幼保健院在给产妇徐某行剖宫产术后,竟然忘记取出纱布,将纱布留在了徐某的子宫内,引起患者疼痛难忍。新闻一经播出,潍坊市妇保院随即在网络上招来一片骂声。
  不过,“纱布门”的剧情在第二天就发生了反转。10月30日,医院发布了《关于对产妇徐女士诊疗经过的说明》,详细描述了其产后止血和取纱布的过程,否认徐某子宫内纱布为遗忘,并明确表示“患者及家属表示理解并签字”。该院还表示,9月5日中午,病区监控视频发现,徐女士的大姑姐张女士曾趁医护人员不在时进入医生办公室,私自将产妇病历中知情同意签字划掉损坏;其间,张女士多次带人到医院办公区域大吵大闹,并提出赔偿30余万元的要求。
  此后一段时间,山东电视台生活频道与刚刚成立的中国医疗自媒体联盟围绕这块纱布在各自的阵地上展开“拼杀”,在此期间,随着多位医界大V关于瘢痕子宫、胎盘前置、纱布填塞压迫止血的解释,公众接受了一次深入的医学知识科普。随着更多媒体的关注和介入采访,支持医院医生的声音成为主流。
  ■点评:
  从“缝肛门”“八毛门”,到“丢肾门”“纱布门”,一例又一例污名化、贬损化医生的闹剧,即便事后被证明是误报,但负面影响却久久难以消除。那些迟来的公道,也常常被市场化媒体认为不那么有“爆点”,或者出于逃避自行“打脸”的心理,其报道力度也就因此不可同日而语。
  今年的两起“门”事件,因为更多媒体的迅速介入、公允追踪,医患双方都愿意与媒体交流,才促成了最终的反转结局。值得一提的是,“纱布门”的发酵正赶上医疗自媒体联盟成立,众多医生大V纷纷在网络上发声,宣传科普知识,谴责对医院的无理要求,让人们切实体会到网络的力量。但同时,在网络宽松的语言环境下,过激的言辞和暴戾之气也同样值得反思。
  其实,“门”还有着交流、沟通的寓意,如果医生与患者、医院与媒体都能够敞开大门,打开心门,主动诚恳对话,善意宽容、尊重科学、理性理解,那么,很多“××门”也就失去了诞生的土壤。愿“丢肾门”“纱布门”能够变成我们找回那些丢失的美好的警钟和动力。
  全面解决“黑户”问题
  超生子女迎来政策阳光
  ■事件回放:
  2016年年初,国务院印发《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意见》提出,要全面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切实保障每个公民依法登记一个常住户口,禁止设立不符合户口登记规定的任何前置条件。政策外生育、非婚生育的无户口人员,本人或者其监护人可以凭《出生医学证明》和父母一方的居民户口簿、结婚证或者非婚生育说明,按照随父随母落户自愿的政策,申请办理常住户口登记。将户籍登记与计生罚款分离,意味着没有户口人员终于能够获得迟来的权益。
  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中国约有1300万人口没有户口,成为俗称的“黑户”。这些“黑户”中,60%以上是超生子女,其他还包括没有主动上报户口、未婚生育、相关证件丢失、户籍办理程序繁琐或基层部门不作为等多种原因导致的无户籍人员。争取平等的公民权,是这部分人群长久以来的呼吁。早在1988年,原卫生部、公安部就联合印发《关于加强出生登记工作的通知》,要求“任何地方都不得自立限制超计划生育的婴儿落户的法规”。
  然而,现实的障碍仍然存在:部分超生人员担心上户之后会被追征社会抚养费,所以不敢前去上户;另一部分超生的公职人员并不担心被追征社会抚养费,但是他们惧怕超生的事情因此曝光而被开除公职;而对一些地方政府而言,因计划生育所带来的行政考核压力及社会抚养费的征缴问题,也欠缺解决“黑户”问题的积极性。
  2015年11月21日,公安部部长郭声琨主持召开公安部党委会议暨部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七次(扩大)会议。会议强调,要切实落实无户口人员落户政策,着力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切实维护每个公民依法登记常住户口的合法权益。今年年初,在社会关注、部门表态等一系列合力的推动下,解决“黑户”问题的制度大门终于打开。
  ■点评:
  没有户籍,给“黑户”群体的生活带来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上不了学,不能参加社保,无法就医,无法结婚生子,甚至很难找到工作。
  在如今几乎一切都实名制的社会里,“黑户”的生活日趋艰难,甚至很难办手机卡,不能乘坐火车、飞机出行,连快递都收发不了。同时,一个存在上千万“黑户”的社会注定存在诸多隐患,不仅“黑户”本身的公民权利被损害,同时也给公共管理带来风险、问题和漏洞,消耗了巨大的社会成本。以免疫规划为例,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婴儿都要免费接种疫苗,但只有在卫生部门、医疗机构登记新生儿住址的才能接到疫苗通知。
  可以说,因为是“黑户”,在我国曾经有1300万人痛失了包括健康权益在内的宝贵权利,成了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的一块漏洞。如今,随着政策的出台,人人都享有了平等的健康权益。健康中国提升到国家战略,这张健康的大网应该惠及每位公民。随着“黑户”淡入历史,全民健康之路也将更为平坦。
 
 友情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 江西省人民政府 世界卫生组织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江西省卫生厅 健康报网
Copyright©2009-2010 江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版权所有 JXCDC.cn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北京东路555号 ICP备案号:赣B2-200504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