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防与应急
 > 科教培训
 > 健康教育
 > 综合管理
 > 质控与检验
 > 免疫规划
 > 营养与食品安全风险监测
 > 公共卫生
 > 地病防治
 > 慢病防治
 > 环境与健康
 > 农卫指导
 > 药品生物制品
·实验室微波消解仪采购项目结...
·全基因组测序采购项目(项目...
·江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PCR实...
·采购注射器项目(招标编号:...
·江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乙肝...
·采购实验室试剂耗材项目(采...
·结核菌素试剂(TB-PPD)采购...
最新文章
·关注消防、生命至上------20...
·关注消防、生命至上------20...
·谈谈“负责任和安全的性行为”
·江西省疾控中心召开事业单位...
·会议部署,重点检查——省疾...
·会议部署,重点检查——省疾...
·会议部署,重点检查——省疾...
 
中国为什么要进行“厕所革命”?
文章来源:农卫中心 作者: 发布日期:2020-06-05 09:15:34 已阅次数:0

■人的一生中约有3年的时光是在厕所里度过的。如厕,这一人们生活的日常行为,被称为“天大的小事”。

■“厕所革命”是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普遍难题。2017年数据显示,每年全球因为厕所问题的经济损失高达2600亿美元,死于环境卫生造成的腹泻等疾病的儿童高达56万人。

■厕所是文明的尺度,也是国家发展的注脚。“厕所革命”所承载的意义,要比人们想象中的更宽广。

■“顽疾靠猛药。”面对几千年的传统如厕环境和观念,近14亿人如厕问题的解决并非易事,需要久久为功。 

    时针拨回到1932年。

    面对内外交困、积贫积弱的中国,上海《东方杂志》策划了一次征求“新年的梦想”活动,向各界人士发出征稿函,鲁迅、林语堂、胡适等140 余位国人,发表了 244 个“梦想”。

    其中,暨南大学教授周谷城的话,最为简短有力:“我梦想中的未来中国首要之条件便是:人人有机会坐在抽水马桶上大便。”

    穿越80多年的历史岁月,透过这句略显不雅的话语,我们仍能清晰感受到一种炙热的情感和迫切的愿景。厕所,也浓缩成一个度量文明的鲜明符号。

    当今的中国,抽水马桶已经成为大多数家庭的“标配”。城市公厕建设水平不断升级,中国正在集中力量啃下“农村厕改”这块“硬骨头”。

   《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在十九届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通过,在这场由习近平总书记主持的会议上,“厕所革命”上升至国家层面。

    厕所是文明的尺度,也是国家发展的注脚。回望新中国70年壮阔征程,厕所映射着国人卫生习惯的改变,影响着亿万群众的出行,关系着美丽乡村建设的全局。“厕所革命”所承载的意义,要比人们想象中的更宽广。

 

小角落里的大革命

——从爱国卫生运动到健康中国

    一克重的粪便约有100万至4亿个细菌。

    新中国成立初期,乡村环境普遍不整洁,不少农村人畜同居,人无厕、畜无圈的现象极为普遍。这使得疾病控制防疫工作非常困难。一些严重影响人们健康的肠道传染疾病如痢疾、伤寒等高发。在儿童群体中,蛔虫病的患病率高达70%以上。

   农村厕污问题曾在中国广泛存在,这源于农耕文明中“庄稼一枝花, 全靠粪当家”的观念。农耕文明时期的厕所文化,让人们将堆肥、收集人粪尿等视为寻常之事。

    1925年出版的《华南的乡村生活——广东凤凰村的家族主义社会学研究》中,美国社会学家葛学溥写道,农民们每天都从便池舀起液体粪便,穿过村落挑到田间,给农作物施肥;并且人们在同一条凤凰溪打水和涮马桶。

    如何合理收集并处置粪肥,使其既能为农业所用,又不会污染环境,是当时人们所面临的问题。

    1952年,毛泽东同志题词指出,“动员起来,讲究卫生,减少疾病,提高健康水平,粉碎敌人的细菌战争。”全国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爱国卫生运动。周恩来、习仲勋同志亲自担任前两届中央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主任。各地区、各部门广泛发动群众,以除“四害”、讲卫生、整治环境为重点,开展群众性卫生活动。

   “两管五改” 成为20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中期以来的农村环境卫生工作的核心词汇,其中“一管”为管粪,“一改”为改厕所。

    “爱国卫生运动抓住了农村卫生工作中管水、管粪两个主要环节。通过管水、管粪,改良饮水水源和改良厕所,可以有效控制粪便中的致病微生物对水、食物和环境的污染,降低肠道传染病的发生,同时还可以适应农业生产的需要,产生无害化的有机肥,增加收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农村改水技术指导中心研究员付彦芬表示。

   与多年前的“管粪、改厕”不同,十八大以后的新一轮“厕所革命”更多了一层健康中国的深意。“厕所革命”的第一环,紧紧扣在健康中国的进程中。

 


小厕所里的大民生

——“天大的小事”曾是城市民生短板

    人的一生中约有3年的时光是在厕所里度过的。

    如厕,这一人们生活的日常行为,被称为“天大的小事”。

    “厕所革命”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也有着不同的时代意义。专家学者将“厕所革命”定义为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旨在改善公众健康和环境质量。

    付彦芬指出,“厕所革命”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粪便管理,到20世纪80年代的初级卫生保健,到90年代开始的卫生城市创建,再到如今的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其与国家的整体发展密切相关。

     经济迅速发展,伴随着城市化带来的人口高度聚集与流动人口的与日俱增,1980年城镇人口已达到1.9亿,有限的公厕完全无法满足基本需求。

    中国化肥工业的迅速发展,不断弱化农村对人粪尿等有机肥料的依赖。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中期,这些“无法还田”的城市排泄物亟需通过城市下水管道系统处理。

改革开放吸引海外观光客蜂拥而至,当发达国家的人们观望一个发展中国家的厕所时,对中国厕所感到的严重不适,并不令人感到奇怪。有国外游客向大使馆致信表示,中国风景优美,吸引着广大游客,但是人们低估了公厕干净卫生的影响力。

     城市流动人口的骤然增加、有机肥料无处可去、外国游客的批评指摘……在城市化与对外开放的双重推动下,改善城市公厕成为政府亟待解决的问题。

     这场厕所卫生的整治,在自上而下的政府行为与有识之士的大力推进中探索前行。

     与此同时,20世纪80年代末,也有部分有识之士意识到在中国推进一场“厕所革命”的重要意义。

    经济学家朱嘉明从国外考察回来后于1988年出版了《中国:需要厕所革命》。书的前言写道:“现代化作为一个历史过程千头万绪。但是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需要有一个‘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的精神。一个国家的厕所状态,很大程度上反映一个国家的文化特征和水准。”

    “厕所革命”贯穿着中国城市发展的始终,与城市建设的脉搏一起跳动。

    “新城新区不欠账,老城老区尽快补上”。经过近30年的持续推进,截至2018年底,全国城市和县城环卫部门管理的公厕数量达到18.2万座。

     厕所,这一“天大的小事”,从民生短板一跃成为提升群众生活幸福感的助力跳板。

 

 

 

小村庄里的大工程

——“里子工程”撬动美丽乡村建设

    厕所的改建被称为“大国的里子工程”。

    “要发扬钉钉子精神,采取有针对性的举措,一件接着一件抓,抓一件成一件,积小胜为大胜。”

    20154月,习近平专门就“厕所革命”作出批示,要求从小处着眼,从实处着手。厕所,从旅游系统开始率先改建。不久后,推进到农村领域。

    “长久以来,改厕的难度超过了人们的预期,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敢于动真碰硬,解决人们生活中最关心的问题,提升了群众的幸福感。”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

    厕所问题曾是城市面临的通病,在农村更是“老大难”的问题。

    早在30年前,各地已经着手对农村厕所进行改造,但收效甚微。有关部门调查发现,农民不愿意在这项“看不到直接收益”的建设上花钱,认为这是浪费钱财。

    钱包鼓不鼓、观念新不新,经济条件、生活习惯与基础设施的建设程度,往往影响着农村厕所改造的进度。在这里,“厕所革命”针对的不仅是基础设施,更是一个庞大群体的固有观念。

     从设想到落地,相较于城市,农村现代化厕所想要大范围推广,需要更多的“热身运动”——接上电、用上水、修上路。有了照明设施,才能加盖屋顶,不用露天照明;用上水,才能普及水冲厕所;修上路,与现代生活接轨,水泥、瓷砖、马桶才能更快运到村里。

 

    “厕所革命”的成功还有赖于技术的革新升级,管理的社会化和规范化,以及政府持续的关注和引导。在初步实现厕所的无害化后,实现厕所的资源化、人性化、节约化,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以厕所之“点”带乡村振兴之“面”,背后是广袤农村文明进程的整体前行。

 

“小改变里的大文明”

——透过“厕所革命”看到一个新的中国

    “厕所革命”是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普遍难题。

    2017年数据显示,每年全球因为厕所问题的经济损失高达2600亿美元,死于环境卫生造成的腹泻等疾病的儿童高达56万人。

    “我无法理解我们能把火箭送上火星和月球,却修不好一座厕所,停止这个国家里的随地大小便行为。”印度演员库玛尔接受媒体采访时的一席话,在印度和国际上引发热议。

    中国的“厕所革命”如何能够迅速推进?这也引起了国际社会专家学者的广泛关注。

    “这样一个大国,这样多的人民,这么复杂的国情,领导者要深入了解国情,了解人民所思所盼,要有‘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自觉,要有‘治大国如烹小鲜’的态度,丝毫不敢懈怠,丝毫不敢马虎,必须夙夜在公、勤勉工作。”

    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这段话语,道出了背后的玄机。

    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厕所,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干部层层部署落实这件“小事”,并力图从制度上予以保障。

    资金补贴鼓励支持——农业农村部相关负责人介绍,中央财政从2019年开始,利用5年时间对地方的农村“厕所革命”进行支持。今年安排70亿元资金,据测算,会惠及超过1000万农户。

    多个部门联动协作——在江西,省委常委、副省长挂帅,成立“厕所革命”领导小组。省住房城乡建设厅厅长、省卫健委主任等10余位厅局级领导成为小组成员。

    “顽疾靠猛药。”面对几千年的传统如厕环境和观念,近14亿人如厕问题的解决并非易事,需要久久为功。从中央领导到基层所长,这一横一纵的体制为“厕所革命”搭建了落实路径图。

    强有力的举国体制,保障着这项民生工程顺利推进。

    “中国在推进‘厕所革命’中展现的意志和决心值得敬佩。‘厕所革命’倡议发布以后,我们看到中国政府、企业、社会开展了全面动员,厕所建设、管理、服务和文明得到了普遍改善。”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水源、清洁与卫生项目主任布莱恩·阿伯加斯特表示。

     来自马拉维、肯尼亚、加纳等11个非洲国家的学员,随着农业农村部的培训班,一同参观中国农村的沼气厕所。马拉维的本杰明·莫尔,对中国农村户厕在沼气方面的发展利用,表示十分赞叹。他认为,这些发展模式可以复制到非洲国家。

    中国“厕所革命”的成功经验、技术探索,成为发展中国家借鉴的重要样板。

    淡灰色的大理石地面、通体洁白的洗手池、感应式的冲水马桶……在中国的许多公共场所,干净、卫生的厕所改善着人们的出行体验。

    有学者指出,“看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最好去看它的公厕。公厕怎样,城市文明就怎样。”

    “厕所革命”不仅仅带来文明习惯上的改变,也带来健康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进而转化为经济效益,迸发出推动城乡融合发展的勃勃生机。

     中国改变着厕所,“厕所革命”也改变着中国。

 

 友情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 江西省人民政府 世界卫生组织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江西省卫生和健康委员会 健康报网
Copyright?2009-2010 江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版权所有 JXCDC.cn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北京东路555号 ICP备案号:赣B2-20050s430号